孤俟

“不言江湖老。”

最难忘的当然是遇到居居啦

新梗
不开放相关授权(我知道其实并不会有人写)_(:з)∠)_
精神病怎样正确谈恋爱
欢迎扩列

小学写的武林盟主×魔教教主的脑洞

#小学,起名有点苏,也是小学生作文啊哈哈


#这个tag我很头疼啊


#纪念美好的童年


#看情况会写成长篇哈哈哈哈


三天了,连毅已经失踪三天了。

流玥坐在小院中的石凳上一动不动,脑中闪过的全是连毅的脸。

良久,流玥眨了眨眼,有水珠落在他白皙的手背。



今日天朗气清,是个难得一遇的好日子。

连毅骑马飞驰在林路上,想着马上就可以见到山庄中的那人,心中不由得满是欢喜。

思及此,他又踢了踢马肚子,身下赤焰雪也颇具灵性,知道主人归心似箭,当即连喷两声粗气,长嘶一声,撒开四蹄奋力奔驰,直指御风山庄。

赤焰雪不愧是世间难寻的宝马良驹,脚力惊人,只消半日便到了山庄正门。

守门的下人远远就看到了大路上自家庄主的身影,不禁大喜,赶忙嘱咐同伴好好迎接庄主,自己则是跑进庄内告知众人。

庄内众人一听庄主连毅已归,顿时一片沸腾。老太太也命丫鬟把自己搀到前厅,准备好好数落数落这不着调的儿子,明明都已经是武林盟主了,还是收不住性子四处乱窜,留下媳妇独自在庄里郁郁寡欢,当真该打!

正门的另一看守走下台阶,恰逢赤焰雪停在庄前。连毅翻身下马,看守赶忙行礼。

“恭迎庄主回庄!”



清湘阁在山庄僻静处,消息也来的慢些,所以此时仍是安静的很。

今日流玥早起后又无事可做,心中又忧心连毅吃不下去东西,便倚在软榻上,盯着连毅之前送他的玉佩发呆,不知想起了什么,末了还红了眼眶,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,心中恨恨,只想把那个让他忧心的混账揪过来狠狠收拾一顿。

想他堂堂魔教教主,平白被下毒封了内力不说,还被身为武林盟主的这个可以称得上是宿敌的男人强上,还被带回对方的住处日日如此,若不是那解药在他身上,自己又何苦受制于他?

此次连毅失踪,他身上的毒也去的七七八八,这御风山庄中再也无人能钳制他,他本该高兴才是。却不想到头来竟为那连毅担忧起来,拒绝了左右护法迎他回教的请求,继续留在这里茶饭不思、夜不能寐……当真是恼人!

流玥正愤愤想着,一会儿埋怨自己不争气,一会儿又骂连毅不是东西,直到听得伺候自己的小厮宝林隔着一重院门冲他大喊:

“公子!公子!庄主回来了!”

回来了?!

流玥一惊,猛地从软榻上站起来冲出房间,一把抓住了闯进来的宝林,冲着他劈头盖脸的问道:

“你说什么?谁回来了?!”

宝林高兴的手舞足蹈:

“庄主!庄主刚刚回来了!现正在前厅给老夫人报平安呢!”

宝林话还没说完,流玥就撇下他急匆匆的向前厅跑去,情急之下甚至都忘了自己身为魔教教主会轻功的事实。

刚出院门,流玥就迎面撞上了一副宽厚温暖的胸膛,然后被对方牢牢的抱住。

流玥呆住,睁大了眼睛只知道喘气,呼吸间全是那人熟悉的气息。

只听得那人笑了笑,牵动胸口震得流玥心脏发麻,耳边响起那玩意听过无数次的醇厚声音: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流玥双眼通红,再也忍不住的眼泪如决堤一般,夺眶而出。